引诱借款、签订阴阳合同……揭秘“佳丽贷”背后犯罪链

2020-11-13 14:34       网络整理

  “佳丽贷”

  ——繁华夜幕后的黑恶之果

  张吟丰 胡超华 吕玲雁

  湖南长沙“夜经济”繁荣。五一路商圈、坡子街美食一条街以及“解放西”酒吧一条街等地已成为全国游客慕名而来的“网红打卡地”。然而,在这片繁华热闹的背后,一个犯罪团伙以KTV、酒吧等夜场从业年轻女性为目标, 中国法治新闻网,用“低利息、无抵押、放款快”的“佳丽贷”为幌子引诱借款。而在她们签下“借款协议”那一刻, 赤子传媒网,一张精心编织的犯罪网络就此张开……

  无知女孩深陷“佳丽贷”黑洞

  20岁的小南(化名)在长沙某KTV从事服务员工作。尽管收入不低,但见惯了娱乐场所里的高消费,小南生活开支很大,每月入不敷出。一天,小南无意中看到微信朋友圈一则贷款广告:“无抵押、利息低、放款快”,正在为房租发愁的她心动不已,几番联系后,“中介”将她带至一名叫文陈的老板处。

  见小南长得年轻漂亮,又在KTV工作,文陈说话十分客气:“借款1万,一天利息200,逾期违约金每天1000,借款期限1个月。”小南心想,这个利息标准以自己的能力应该没问题,没有多想就在空白借款协议上签了名。没想到,文陈接着说,借1万要返3000元的“服务费”。看小南有点迟疑,文陈马上又说这是他们这一行的规矩,大家都是这么操作的,小南只得答应了文陈的要求。

  不料这还没完,文陈又告诉小南,因为她在长沙没有固定住址,还得拍一张裸照作为担保。小南马上拒绝了文陈的要求,可文陈却说照片只是做个保障,只要她按时还钱,照片绝对不会外传。一旁的“中介”也不停地劝说她不要有顾虑,就这样,急需用钱的小南半信半疑地同意了。

  一个月后,小南无力还款。此时的文陈凶相毕露:“要么还钱,要么我就把照片发给你父母,让他们来还。”小南苦苦央求,文陈意味深长地告诉小南:“不发照片也可以,但要老老实实听话。”

  几天后,文陈带小南见了一位“李总”。“你和李总把合同签了,我们的账就两清了,以后你就听李总的。”懵懵懂懂的小南还没意识到,文陈已经以4万元的价格将她“解套”给了“李总”。

  “我也不知道为什么7000元会变成4万。他们说如果我不听话就把我照片发出去,我没有办法只能听他们的,我跑不掉。”案发后,小南在公安机关哭诉。

  小南的遭遇是众多“佳丽贷”被害人遭遇的缩影。“夜场女孩用钱快,来钱也快。她们都怕家里人知道自己是做这一行的, 中国科技新闻网中国法治快报网,觉得不光彩,所以比较好控制。”文陈犯罪团伙成员刘平安称。

  正是看准了夜场、KTV工作女性社会经验不足、有赚钱能力、易于控制等特点,2017年3月以来,文陈纠集文武、刘平安等人,在长沙市各区域针对夜场、KTV工作女性大肆开展所谓的“佳丽贷”。以“低利息、无抵押、放款快”等幌子引诱被害人前来借款,通过拍摄裸照、虚增借款金额、签订阴阳合同、收取高利息等一系列“套路”骗取被害人财物。截至案发,该犯罪团伙共对700余名被害女性“放贷”1100余次,放贷金额1000余万元,非法获利300余万元。

  受害人沦为罪犯敛财工具

  “今晚就带你去见‘江总’……”提起那段不堪的遭遇,被害人小霏(化名)还是忍不住浑身发抖。

  2017年上半年,小霏向文陈借款3.8万元,借款合同金额却高达8.5万元。因不堪忍受文陈等人不断的催收、骚扰, 中国旅游快报网,小霏开始躲着文陈。不曾想到,“神通广大”的文陈几天后就在她的落脚处“抓”到了她。

  当天晚上,文陈、文武等人把小霏带到湘江河畔,文陈指着湘江对她说:“这就是‘江总’。”

  随后逼迫小霏脱光衣服向江心走去,小霏吓得跪地磕头求饶。文陈等人不为所动,一边继续驱赶小霏,一边还用手机录制视频。绝望的小霏只能往江中走去, 中国品牌直播网,直至江水淹没她的半身,小霏声嘶力竭地哭喊求救,文陈等人才让她返回岸边。

  此事之后,小霏再也不敢反抗文陈,只能任由其摆布。第二天起,文陈等人就开始逼迫小霏到长沙、株洲等地KTV坐台、卖淫偿还所谓“债务”。

  2018年4月,文陈得知女性捐卵有利可图,于是打起强迫尚未婚育的小霏捐卵的主意。不久后,文陈安排手下将小霏带至武汉一家机构,在经历数日服药、注射针剂、体检后,小霏带着恐惧走上了手术台。

  “捐卵的那种痛苦和屈辱,我一辈子都记得,借的钱到了后面感觉永远都还不清了,只能什么都听他们的。”在询问中小霏依然难以自已。